第二百九十九章 大结局

    顾景山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直接气到了吐血。

    原本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所以才会不择手段步步为营。

    可谁又能知道,他并不是天之骄子,他不过也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罢了。

    谢云看着崩溃的顾景山,心情变得十分凝重,也感到了一些无奈和好笑。

    不过就是这么半来个月的功夫,整个书中世界变成了这副模样?

    想到曾经看过的电视和小说里面,那个意气风发的顾景山,何时能想象得到会有这样的下场和结果?

    按照大统领供述出来,他们同为前朝余孽颠覆岚国而存在。

    若顾景山是棋子,那原本的小说为何直到完结都没有再提过这一件事情?

    或许,颠覆也好,不颠覆也罢,大统领的目地就是把这样一个人送上高位罢了。

    这一次相逢,顾景山看着谢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他被泼天富贵迷了眼睛,做了太多的错事,所以有现在的结局,不过是罪有应得罢了。

    现在,他只有一个心愿。

    顾景山看着谢云,低声说到:“谢云,若有可能,请你隐瞒我真实的身份,全当我是前朝余孽,而母亲的孩子已经死去了吧……”

    “好。”

    谢云看着顾景山眼底的祈求,轻轻叹了一口气,点头应了下来。

    顾景山此时此刻终于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他对谢云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你的恩情,这辈子我是还不上了,若有来世……”

    “别别别!”

    他这话没说完,就被谢云打断了。

    谢云看着一身褴褛的顾景山,正色道:“这辈子遇到你,我已经很倒霉了,若有来世,我只希望和你生生世世不相逢。”

    说完,谢云转身离开了大牢,彻底跟顾景山别过。

    看着谢云远去的身影,顾景山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

    当初为了荣华富贵,他昧着良心算计谢云和心目中的‘养母’及弟妹。

    如今知道自己本就是顾陈氏的亲子,他怎么能不后悔?

    回想起曾经对自己温柔小意百般照顾的谢云,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父母,还有以自己为荣的弟妹。

    顾景山早已经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

    他后悔,可是这世界上哪里会有后悔药吃?

    更何况谢云也说清楚了,若有来世也不希望跟他再相识相认相知。

    闭上眼睛,顾景山靠在墙上,静静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结局。

    ****

    大年初一,蔺晟正式继承大统。

    正月十五,逆王案正式开始进行处理。

    证据确凿下,蔺堤被剥夺了王爷的身份,连同家眷一起被发配到了荒芜的北疆。

    大统领及顾景山等人则因逆王案和前朝余孽谋反两罪并罚,腰斩而亡。

    都城的菜市口被滚烫的鲜血浸透了一大片,那冲天的血腥味,直到春暖花开后才渐渐散去。

    蔺峥留在都城,为蔺晟坐稳大位出谋划策。

    蔺铉则回到了石阳,坐镇边城,确保越国不敢再来犯。

    谢云贡献出来的法子在黑甲军中得到了推广,又给她挣来了一份功劳。

    此时,都城中谁家不知道谢云的本事?

    曾经因为嫉妒她在蔺铉身边出入而造谣的那些人,一个个惭愧到谢云面前去道歉。

    谢云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毕竟对她来说,恶意和谣言是最无关紧要的。

    眼下,她拿着自石阳来的信函,心事重重地推开了顾陈氏房间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