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买猪看圈

    “哪个邱夫人?”

    我母亲提起过邱夫人,说她心地善良,丈夫去世后,深居简出,资助很多贫困学生。

    她资助的学生在学业上遇到问题,会主动联系我的父亲。当时她是以学生长辈的身份约我父亲见面,我母亲陪同父亲一同前往。

    交谈时,她态度谦卑温和,丝毫没有架子,从始至终未表明身份。我母亲是无意中从一份旧报纸上,看到关于她丈夫车祸去世的报道,才认出她。

    母亲与我讲起此事,对邱夫人各种赞美,父亲也对她印象颇好。

    许微棠口中的邱夫人,与我父母与我讲述的好似不是同一个人。

    “前两年她丈夫刚升任江州的一把手,位子还没坐热乎,人就出车祸的没了的那个邱夫人。”

    “她看上了施砚?”

    “宝子也觉得不可思议?”

    “我妈说邱夫人像是书中走出来的大家闺秀,待人接物方面进退有度。”不像是一个疯狂求爱的女人。

    “爱情使人疯狂,遇到心仪的男人,再矜持的女人也会心潮澎湃。”许微棠详细讲述了她在咖啡厅与邱夫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她当时为了留下施砚,还说了威胁他的话。”

    “是这两年的单身生活让她性情大变?”我怀疑邱夫人性情变了,也不会质疑爸妈的眼光。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许微棠忙了一天,她双脚酸疼,脱掉鞋子,趴到床上,“我目前唯一确定的是施砚惹上麻烦了。”

    “许老师,你有竞争者了。”许薇棠的话语轻松,没有半点儿紧张和危机感,好似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吃瓜群众。我提醒她,施砚是她喜欢,想要追到手的人。

    如果她想坚持要得到这份感情,我会尽我所能支持她。她选择放弃,我会想办法尽快帮她走出伤痛。

    “遇到强大无法匹敌的对手时,我一般选择放弃,不做无谓的挣扎。”天公不作美,她有什么办法!许微棠轻叹了口气,“天底下还有那么多优秀的男人,我总不能为了他,把自己逼上绝路。”

    许老师这般清醒,我不知道要夸赞她,还是要安慰她,“以许老师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宝子说得好,我没温学神那么痴情,不会一棵树上吊死!”许微棠理智分析,“他在邱夫人出现前,对我爱答不理。需要我做挡箭牌,没有丝毫犹豫将我推出去,对我没无情无义。”

    她不会因为施砚当着邱夫人的面,说她是他的女朋友而沾沾自喜,为了他上高山,下火海。

    许微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看到她受到任何伤害,对于施砚的行为,我深恶痛绝,“许老师受委屈了,等我见到施砚,打爆他的头!”

    “宝子,这是我的台词!”

    “暂时借用一下。”

    “宝子记得带上温学神。”

    “嗯!”

    我没有丝毫迟疑的应下,许微棠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