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楚先生,我祝你们白头到老

    他应该是醉了。

    或许,他是太生气了,否则他又怎么说得出接下来的话呢?他摸着女人的脸蛋,轻声开口:“宋吟霜你现在一定觉得很痛快,觉得报复了我。”

    他耸了一下肩,嗤笑道——

    “你想多了。”

    “我过来只是想看看你,顺手给你发张请帖罢了。我跟景佳要结婚了,景佳她年轻漂亮乖巧懂事儿,我别提多幸福了!”

    “我怎会眷恋过去?”

    “眷恋你不再年轻的容颜,还是喜欢男医生给我检查屁股……宋吟霜,我又没有神经病。”

    ……

    宋吟霜垂眸,掩掉眼里的泪:“她千般好不及一样,不敢管你花天酒地,就跟从前的我一样。楚之夏,我们也算和平分手,实在没有必要闹成这样子……你说你给我发请帖,那我就祝福你跟景佳白头到老。”

    她这样大气,

    楚先生心里更堵了,他伸手从衣袋里摸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请帖。

    幽暗中,他最后看她一眼。

    如果灯光明亮,如果此时他看见她的泪,或许他们之间不是那样子的结局,他会心软、会唤她一声吟霜,会说他不结这个婚了!

    但是天太黑,他们看不清彼此,他亦忘了多年的陪伴一心只想痛快。

    他终是离开了。

    他走出洗手间,穿过主卧室朝外走去,卧室里面阿黛仍是睡得香甜安稳、小婴儿身上带着的牛乳气息抚平成年人心上的毛燥,至少楚先生的心里宁静了许多,他甚至想起上回,他亦曾躺在床上哄着小婴儿等着吟霜,其实这个小孩子也不那样地烦人,其实这个小孩子也十分可爱。

    他的眼角带着一抹猩红、一抹狼狈。

    他的心情复杂到极点……

    他们,总归有过多年感情。

    ……

    不光是他,宋吟霜也不好过。

    在爱情的博弈里,永远不会是一个人受伤,她的身子滑下洗手台,她抬手打开灯光,她扶着台面转身,缓缓抬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脸苍白,眼皮浮肿。

    一点也不光鲜亮丽,像是她这个年纪女人该有的样子。

    她的嘴唇颤抖,

    她开始用冷水泼打自己的脸面,她告诉自己,宋吟霜谈什么都不要谈感情,感情最伤人了,真心付出过一次还不够么,把自己全部托付给一个男人的下场现在看见了,他都找人了还不放过你,还不忘记羞辱你。

    手机铃声响起——

    【为了寂寞,是否找个人填补心中空白。】

    【我们变成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于是梦醒了,搁浅了,我们却回不了身……】

    ……

    她怕吵醒阿黛,躲在洗手间里接电话。

    是赵子棋打过来的。

    “喂。”

    她的声音沙哑,在深夜里对年轻男孩子很具有吸引力,赵子棋略顿了一下,很温柔地问:“哭过了?他来找过你了?”

    宋吟霜浓重的鼻音,嗯了一声。

    手机两边沉默半晌。

    赵子棋忽然说道:“我家人口简单。我父母都是留过洋的十分开明,我跟谁在一起、我跟太太以后生不生孩子他们都不会干涉。宋吟霜我是认真的,我也绝对能给你一个幸福的未来。”

    他嗓音压低:“我过来找你,好不好?”

    深夜,确实是唐突。

    但他不舍得她一个人哭泣。

    宋吟霜坐在洗手间的地板上,人在脆弱的时候被这样温柔地对待着,是很难不动容的,她几乎没有考虑就同意了。

    赵子棋立即拿车钥匙,

    他朝公寓外面走,一边轻声说:“别挂电话,我陪着你。”

    前往她家的路上,他开得很快。

    初夏的夜风,吹在脸上——

    是爱情的味道。

    半小时后,一辆黑色路虎缓缓驶进大门,车身跟外面的黑色宾利擦身而过,赵子棋没发现楚先生,但楚先生却看见他了。

    黑夜静谧,

    楚先生坐在驾驶座上吸烟,他看着小洋楼亮起灯光,看见那个年轻男人登堂入室地去陪伴她。

    楚先生静静地看着。

    虽坐在车里,一袭雪白衬衣,被风吹得鼓动……

    他终于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一个年轻男人代替了自己,介入到宋吟霜的生活里……可是,明明她是他的妻啊!

    他们离婚的时候,他放手得爽快,其实心中一直笃定她会回头。

    大年初二,

    她写请帖邀请他,他心中明明窃喜却不接受她的邀请,他以为像她这样三十好几又离过婚的女人不会有更好的选择,他便是再婚,她还会在原地等着他。

    原来不是!

    原来,她真的会放弃,会重新接受一段感情。

    楚先生眼角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