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疑心

    “她自己?!以渡天鸦,你在说什么胡话,你是说,她愿意向我交出她的命吗?”

    “我以前见过沉幽若。”以渡天鸦负手转身,“这个女人,对于沉渊有着一股狂热的、病态的、令人无法理解的忠诚。这个女人,只要能复活沉渊,无论让她付出什么代价,她都是愿意的。”

    “天灵九变和浮华灵阵都是出于你手,对于你这样的人,能让沉幽若看到复活沉渊的希望,也不奇怪吧?”

    “所以,沉幽若跟你达成了某种交易,只要你能复活沉渊,她就让你吞噬掉她?这种之类的?”

    符笙冷汗涔涔!

    根据她对沉幽若的了解,你别说,这还真像是沉幽若能干得出来的事!

    但事实是,沉幽若并没有这么做啊!

    以渡天鸦的怀疑,根本就是无中生有啊!

    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自己要怎么解释。

    “开玩笑的。”以渡天鸦突然拍了拍符笙的肩膀,“我们是盟友,我自然是相信你的,既然沉幽若再度出现了,这一次,助我杀死她吧。”

    符笙望着眼前的男人,他以前就有一股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而自从他统一上域之后,这股危险气息更甚了。

    令人望而生畏。

    这种气质,让符笙下意识不敢忤逆以渡天鸦提出的任何要求。

    “这,我明白的,我可以帮你杀死沉幽若,但是,很不巧,我刚刚才窥探过一次沉幽若的未来,你也知道,她如今已经是仙圣。”

    “所以,我得休息一周左右,才能第二次施展天机瞳的窥探未来能力。”

    “没关系。”以渡天鸦关心道,“这样,既然沉幽若打算针对你,并且屡次袭击于你,甚至这次连浮生殿都被其毁灭了,可见,她对你杀心颇重啊。”

    说着,以渡天鸦居然关心的抓起了符笙的小手。

    “去以渡天界暂住吧,有我在,谁也伤不了你。”

    “这……”

    “怎么?不愿意?你要是不愿意,我以渡天鸦,也不会逼迫你。”

    “可以,这段时间,我就暂时住在渡天界吧。”

    以渡天鸦微微颔首,旋即,松开符笙,轻轻拍拍手。

    无数黑鸦盘旋而来,刺耳无比的鸦鸣,令符笙不适。

    “这些鸦群会带你去的,跟着它们走吧,我暂时还需要处理些事情。”

    “好……好的……”

    符笙惊魂未定的跟着漆黑一片的鸦群飞去,生怕以渡天鸦会突然出手,袭击自己。

    面对以渡天鸦,符笙可是相当恐惧的。

    直到符笙彻底消失在以渡天鸦的视线之内,以渡天鸦这才漠然自语。

    “呵呵,沉幽若刚刚出现,让你探查她的未来,你马上就说之前探查过她,得需要休息七天……”

    “之前还不确定,可是握住你的手之后,我分明感受到了你体内残留这沉幽若的灵力!”

    “沉幽若是什么人?除了沉渊之外,根本不会在意任何其他存在的疯女人!这种疯女人,居然愿意治疗你?”

    “符笙,你是在把我以渡天鸦,当傻子耍呀……”

    言罢,以渡天鸦闭目,脑海之内浮现出之前幽若摧毁浮生殿的画面来。

    “不过,沉幽若摧毁浮生殿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即便他和骨鬼僧深受重创,都得毁掉浮生殿吗?”

    望着眼前的一片废墟,以渡天鸦的眼神显得格外意味深长。

    “浮生殿中,是藏有什么秘密吗?”

    “还有,沉幽若一开始是和符笙打起来了没错……不过,在她毁掉了自己的视觉之后,就变了……我懂了,原来如此,摧毁自己的视觉,就能抵御天机瞳的幻境吗?”

    “应该是这个方法了,沉幽若破解了天机瞳,以符笙的修为,自己唯一的倚仗天机瞳被破坏,那就只能求饶。”

    “而她求饶的丑态,沉幽若自然是不可能在乎的,除非,她提出了一个令沉幽若非常心动的条件……”

    很快,在以渡天鸦的脑海之中,构筑出了一幅想象的场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