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霍建光当即让人点了一支香,然后盘腿闭目打坐,仔细体会香的妙处。

    因为没有叫李四娘走,李四娘便站在一旁静静等着。

    直到一炷香烧完后良久,霍建光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只见他双目如炬,带着满意地笑看着李四娘。

    “回去给你们家太太说一声,这个确实不错,是非常不错,你家太太是个能人!”

    听了他的话,李四娘心里瞬间大定,说了几句恭维的话,便提出告辞。

    只不过霍建光让她等着,让人去取了好些贵重的东西,派人跟着李四娘一起去萧家。

    李四娘去大将军府是一辆马车,只有她和一名马车车夫。而回来的时候,则是两辆牛车跟着,车上全是霍建光送来的礼。

    秦荽都被吓着了,问了李四娘才知道,这是霍建光送来的东西,不要说全部礼物,就算是其中一小部分,也超过了秦荽送过去的香的价值。

    香料、布帛锦缎、外域奇珍、药材,都不是随便买得到的东西。

    “唉......”秦荽重重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外祖母的三个故人,一个是先生,毋庸置疑,先生是对祖母最好,且不图丝毫回报的那种纯粹的感情,他在外祖母去世后,想法子给外祖母报了仇,又隐藏多年,待到风声彻底过去,这才寻找到秦荽母女,又隐姓埋名留在身边保护她们,照顾她们,悉心教导秦荽。

    另一个是九王爷,表面看起来也深情,但秦荽明白,他的深情都在功名利禄后边,他的思念掺杂了太多的算计和筹谋,还有不甘,所以,算不得纯粹,甚至对于他和蝶姬的女儿苏氏也并不是多看重。

    反倒是霍建光有些意思,他本来可以完全不与秦荽说他的过往,可他偏偏说了,他甚至为了蝶姬跟九王爷不对付了一辈子,现在甚至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弥补自己对蝶姬的愧疚吗?

    这不是霍建光第一次送礼来,所以秦荽才特意做了香回赠,可现在又送了两大车贵重的礼,且看霍建光的意思,他根本不在意外人发现他和秦荽家的来往。

    终究,他的顾虑比九王爷少了许多,也更纯粹。

    “我去看看母亲,你将这些东西单独存放,仔细保管好!”秦荽吩咐李四娘后,便去看了苏氏。

    苏氏正在院子的凉亭里做一件小女儿的衣裳,看见大女儿来,忙喊人去倒茶来,又笑眯眯问她怎么有空过来了?

    秦荽坐下,先探头看母亲手中的小儿衣裳,上边还绣了一朵小小的迎春花。

    “娘,这些让绣房的人做就是,你为何还要亲自做,一会儿又该眼睛酸,腰背疼了。”

    生了小女儿后,苏氏的身体不是很好,坐久了腰背就会酸痛,因此秦荽才有此一说。

    “哪里就这般娇气了?”苏氏笑眯眯地看着大女儿,对于现在的日子,她真心觉得像是做梦一般:“你从小到大的衣裳鞋袜都是为娘的亲自动手缝制,你妹妹的啊,我没有全做,但能做一点是一点,不然,她长大了该嫉妒你这个姐姐了。”

    秦荽忍不住笑了,又说了几句,丫鬟上了茶,秦荽让她们都离开,她要和母亲单独说会儿话。

    苏氏放下手中针线,认真等着秦荽说话。

    “娘,这个月十五,咱们去报国寺给外祖母点一盏灯,再做一场法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