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二章 他说登位,这么直接的吗?

    对于地道里的光,赵昊一直都在探索。

    虽然这光是他重要的金手指,但比起他上辈子看的各种里面的主人公,他的金手指是最奇葩的。

    因为这光并不完全受他控制,就像自动贩卖机一般,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能得到想要的东西。

    而且,与他相关的人,还能共同开发他的金手指。

    比如常威、来福他们就能从金手指中获得匪夷所思的能力。

    一般人需要挖很久才能挖通的地道,他们只需要几天就能挖通。

    手中的工兵铲在他们手中,也不叫工兵铲,可以说是‘开山斧’,什么东西在他们工兵铲下都宛如豆腐一般好挖。

    若说这金手指是他的,那他应该独享这金手指,可事实是这金手指不完全属于他。

    甚至不是他完全能掌控的东西。

    所以,赵昊内心是非常郁闷的。

    但即使再郁闷,他也想探索光的秘密。

    如今借助光的力量,千里迢迢返回咸阳,赵昊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地道里的光有穿梭时空的能力。

    而穿梭时空的关键,或许与嬴政有关。

    虽然这件事说起来有些玄幻,但拥有金手指这件事本身就很玄幻。

    如果他能证明光有这种特性,他不仅能节约大量的时间,周游世界,还有可能返回现代老家,看看未来世界是否因为自己改变历史而发生改变。

    当然,这都是他的臆想,最终能不能成功,还得看他是否能掌握光的秘密。

    稍微沉默,赵昊缓了缓情绪,定了定心神,然后才朝嬴政道

    “父皇不是一直在寻仙问道吗?您可以把时空通道理解为仙人手段,它能将人或物,送到千里之外,万里之外的地方。且耗费不足一两个时辰,甚至更短!”

    “仙人手段?”

    嬴政一听赵昊提及仙人,顿时来了兴趣,连出去平叛的心情都没有了。

    赵昊见状,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吐槽自己父皇对长生的执着,真是没救了。

    但目前惟一能给嬴政解释得通的,怕也只有这仙人的说法。

    不过,赵昊没打算继续跟嬴政解释仙人,而是一本正经地道;“只要父皇配合儿臣研究地道里的光,儿臣保证父皇会大开眼界!”

    “你的意思是,朕也能像你一样,兑换地道里的光?”

    “不仅仅是兑换,也可能是驾驭!”

    “哦?”

    嬴政眼睛一亮;“也就是说,我能像你一样,穿梭时空?”

    “有这个可能,但现在还不好说!”

    “怎么不好说?”

    “因为儿臣还没有研究透,等研究透了,可以实验一番!”赵昊笑着解释。

    “那”

    嬴政张了张嘴,正打算开口,忽听侧方传来唐睢的声音“启禀陛下,大王,常威已经挖好逃生通道了,我们是现在行动,还是等天亮再行动?”

    “听上面那些人的话,赵高、胡亥他们应该快回来了。为了将他们一网打尽,我觉得还是再等等,至少等赵高、胡亥与公子高、李斯分出个高低再行动!”赵昊抢先说道。

    “这”

    唐睢略微迟疑,随即将目光落在嬴政身上。

    嬴政此时满脑子都是赵昊提及的‘时空通道’,根本没心思其他的事,于是不耐烦地摆手;“这件事交给秦王吧,朕要去地道里逛逛,等点火药的时候,再来通知朕!”

    说完这话,也不管一脸诧异的唐睢,自顾自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巡视各处地道去了。

    其实,嬴政打的什么主意,赵昊心里门清,无非就是想亲自试验地道里的光。

    但赵昊现在也没心思搭理他。

    在目送嬴政离去的下一刻,便再次朝唐睢吩咐“通知常威、来福,将地道里的炸药重新布置,待到赵高、胡亥回来,再引爆炸药!”

    “这”

    唐睢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不知公子打算将炸药布置在哪里?”

    赵昊眯了眯眼睛,沉声道“自然是始皇帝寝庙!”

    “啊?”

    唐睢吓了一跳,心说你可真勇啊!

    但赵昊却没有跟他解释的意思,不用质疑地道“父皇将此事交给我,那就是默认了我的做法,你去办就是了,出了事我担着!”

    “”

    唐睢脸都绿了。

    这是谁担着的问题吗?

    这是大不敬啊!

    真当陛下‘虎毒不食子’么?!

    “怎么,本王现在指挥不动唐将军了?”

    眼见唐睢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赵昊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这时唐睢才反应过来,连忙拱手“末将不敢!”

    他可不敢跟赵昊作对,否则指不定会遭到什么报复。

    毕竟赵昊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

    即使他是嬴政的心腹,也不敢在赵昊面前摆谱。

    只见他拱手完之后,立刻便接下赵昊的命令,朝常威、来福那边跑去。

    而与此同时,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司马喜就重新夺回了咸阳西门。

    很明显,司马喜离开城门的时候留了一手,这才使吴苪很快败下阵来。

    但是,还没等司马喜斩杀吴苪,重新打开城门,一支打着‘岐山君’旗号的禁军就厮杀到了咸阳城西。

    从人数上来看,这支公子高麾下的禁军,只有三千人,而司马喜这边,也不过两百人。

    使得他刚夺回咸阳西门,就要面临再次被夺走的局面。

    “哈哈哈!”

    吴苪见司马喜被这支公子高麾下的禁军杀得节节败退,禁不住朗声大笑;“你们算计我们,很是得意是么?现在被别人算计了,看你们如何作为!我在地下等着你们!”

    说完,当即抬剑横亘脖颈,用力一拉,顿时鲜血四溅。

    果不其然,不到片刻时间,司马喜就被这群突如其来的禁军逼到了城门口。

    此时,城门紧闭,他们退无可退。

    “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一名百将焦急忙慌的问道。

    司马喜额头上满是血渍,此刻脑中一片混乱。

    明明外面就是他的援军,他却得不到任何救援,怎叫他不紧张万分。

    但即使内心紧张到了极致,他也没有放弃抵抗,而是一边厮杀围上来的禁军,一边想办法破局。

    就在这时,一名亲卫忽地想起了什么似的,提醒司马喜道;“将军,我记得城门右侧有备用炸药,要不,咱们把城门炸开吧?”

    “炸开城门?”

    司马喜微微一愣,顿时面色一喜“你说的是真的?城门这里真有炸药?”

    “有的,是咱们扣押的私货!那人还是被在下抓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