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鬼岛 二

    任无恶心道,为了保存自家实力只能是借助外人了,你们如此,其他势力也不例外,散修为了丰厚的报酬当然也会涉险,权当是一次试炼修行,各取所需罢了。

    见他沉思不语,赵易休继续道“报酬方面道友应该会满意,每次上岛一般是一月时光,每次只要采到足够的血玉,道友就能得到百万灵玉,而且上岛之前我们会先付一半酬金。”

    听到百万灵玉,任无恶微微动容,这是心动的表现。接着赵易休又仔细为他说了说具体情况,他讲得条理分明,头头是道,显然并非首次给人解释这些。

    任无恶就想,他这个管家不会就是专门负责对外招人的吧?

    说完后,赵易休也没有立刻让任无恶答复,让他先考虑几日再说,然后又告诉任无恶,如果他想长住在这里,赵家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当然不是在赵家当下人奴仆,而是行动自由来去自如的客卿,并且每月都有很可观的酬劳,总之像他这样的人物,是赵家需要的人才。

    赵易休说的天花乱坠,任无恶自然清楚这所谓的客卿无非就是赵家获取血玉的工具,但对像他这样的散修也确实有着不小的诱惑力。

    他也没有立刻答复对方,就说要考虑几日好好想想,随后他们又聊了好久才离开茶馆。

    回到客栈,客栈老板告诉任无恶,赵家已经为他升级了客房,给他换了一个独院,十分清静,之前那位客人本来还不想走,结果听说是对方是赵家便麻溜的走人了。

    而且赵家已经付了三个月的房钱,还说其他费用都要挂在赵家账上,任无恶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

    任无恶没拒绝对方的好意,随即入住那座独院,安安静静在里面考虑了几天。

    等他想好了便让客栈传话给赵家,很快赵易休便登门拜访了。

    任无恶的答复也让赵易休很满意,虽然不是答应给赵家当客卿,但会先去鬼岛一次,看看能否胜任这样的工作,赵易休自然是满口答应。

    之后赵易休告诉任无恶,下次去往鬼岛会是一个月后,他会提前通知任无恶做好准备,至于进入鬼岛后需要做什么,届时会有人安排,在岛上只要听从领队吩咐便行。

    临走时,赵易休又留下了五十万灵玉,如此做为的就是让任无恶安心,也表现出了赵家的诚意。

    赵易休走后,任无恶便一直在独院里待着,吩咐伙计无事不要过来,这一足不出户就是半个多月。

    而在独院四周,一直都有几双眼睛暗暗盯着这里,但并非店里的伙计,他们的任务就是看着任无恶,看他是否有什么异常举动。

    这日深夜,已经看了十几天的那几人觉得并无异常,便悄然聚在了一起,在独院不远处房间内聊了起来。

    他们共是五人,皆是炼虚期,也都是人族,服装装扮一样,都是深青色衣衫,腰间挂着同色乾坤袋。

    五人围坐在一起,一边品茶,一边闲聊。有人轻声嘀咕道:“这次管家是不是过于小心了?不过是个合体中期的修士,还是来自外境的,有必要如此谨慎吗?难道管家还怕他跑了不成?”

    另一人道:“管家说此人有些不同寻常,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所以才让我们重点关注,仔细盯着。但看起来他也没什么特别的。”

    有人疑惑道:“可他一直在屋里待着没动静也挺奇怪的,不会是在耍什么花招吧?六哥。”

    六哥是炼虚后期的高手,应该是他们的头目,他摆了摆手,说道:“不会的,赵管家也有所准备。”说着,他拿出一枚灵符,向其他人展示了一下,说道:“这灵符只要没有异常,那人也没有异常,我们在这里守着就是以防万一。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有人又问道:“六哥,距离下次上鬼岛不到半个月了,这次家里会派谁去呢?你消息灵通,应该知道吧?”

    六哥苦笑着说:“我算什么消息灵通?你我都是赵家的旁系,既然是旁系,就都有可能被派去鬼岛。”

    那人听了,脸色微微一变,忧心忡忡地说:“这次不知道又有几个人会留在岛上了?我是真的不想去。”

    六哥叹了口气,说道:“万一被选上了,不想去也得去。好在还有那些客卿顶着,只要有那些客卿在,我们活着回来的几率就大了很多。到时候就只能看运气了,听天由命吧!”

    闻言,其他人都神情凝重,沉默了片刻后,有人说道:“六哥,我听说现在客卿也不多了。如果以后没有客卿了,倒霉的还是我们这些旁系子弟啊!”

    六哥一声长叹:“那也是命啊!除非我们能够进入合体期,不然该上岛冒险也得去,兄弟们,既然躲不过,就当是一次试炼吧。”

    有人又道:“这提心吊胆的日子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到头?”

    六哥摇头道:“只要在北离境,只要不是龙族,各大世家门派过得都是这样的日子。你不想过,其他人还巴不得呢!行了,别说这些没意思的,散了吧,继续看着别出事。”

    他们接踵而去后不久,又有两道身影宛如幽灵般悄然无息地从房间内显现。

    其中一个身着如墨般漆黑的衣裳,英姿飒爽,俊朗不凡,此人正是任无恶。而另一个,便是刚刚离去的那位六哥,此刻的他,神情恍惚,目光呆滞,宛若丢了魂魄,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任无恶看了看六哥,便施展搜魂之术,将其记忆尽数攫取,然后又带着六哥一闪而逝。

    等到六哥清醒人还在之前的位置,除了头有点疼外,没察觉到其他异常,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已被他人搜魂。

    回到房间,任无恶将六哥所知道的事情仔细过了一遍,又对赵家有了一些认识。

    赵易休自然是对他隐瞒很多情况,上鬼岛采取血玉当然没有那么容易简单,就算是合体期修士上岛也不能保证能够全身而退,安然无恙。

    每次上岛最少是百人,而血玉所在的地方是在鬼岛中心处,要到达那里还要经过层层阻碍,主要是妖兽的袭击。

    鬼岛上的妖兽有玄阶也有地阶,甚至可能都有天阶,运气不好要是遇到天阶妖兽,能够幸存下来的人真是寥寥无几,好在这种情况极其少见,十次也未必能碰上一次。

    除了妖兽,还有就是鬼岛上多变的环境,随着岛上灵力元力的变化,随时会有雷暴风暴等等情况出现,有时候甚至会有诸多元力纠缠而起的漩涡黑洞,一旦被吸入,便是万劫不复。

    总之上了鬼岛,除非是渡劫期修士,其他人都需要看运气活命,而就算是渡劫期修士有时也会遭遇意外,置身于险境。

    为了保存家族的实力,赵家也不可能让有限的人皇上鬼岛冒险,所以每次登上鬼岛的人,只会有一位渡劫期修士,此人便是领队。

    像是任无恶这样的客卿,就是开路先锋,上岛之后都要听领队的指挥,要是不服从命令,就会被领队击杀。

    当然客卿如果完成任务,赵家也会信守承诺,所以为了丰厚的报酬,赵家现在是有不少客卿,这些人一部分是为了灵玉,一部分是为了上岛试炼,提升修为。

    从六哥的记忆里任无恶还知道,鬼岛上或许会有龙族修士出现,以前就有人见到过。

    知道这些后,任无恶心道,看起来我真要去鬼岛碰碰运气了,希望能有点收获。

    到了次日,也许是见他老实本分,并无异常,六哥等人接到命令便撤走了,又过了两天,赵易休又来了。

    再次见面,二人已是甚为熟悉,称呼也变了,看似也亲近了不少。

    赵易休过来就是让任无恶准备一下,三天后便要去往鬼岛,这次他还带来了一幅鬼岛地图,给任无恶仔细说明了一下地形位置等等细节,看起来他对任无恶是十分看重,怕他首次上岛就会送命,就这样死了也是有些可惜了。

    讲完地图后,赵易休将地图交给任无恶,正容道:“任兄,这次领队的是我叔父赵天亮,他可是渡劫初期的高手,这几次上岛都是他领队。任兄不要嫌我啰嗦,我还要嘱咐一次,上岛后一切都要服从领队指挥,万不可顶撞领队,我相信以任兄修为实力,一定能够顺利归来。”

    任无恶感谢道:“多谢赵兄提醒,我会牢记于心,我也有充足的准备,不会让赵兄失望。”

    赵易休笑道:“那就好,对了,任兄使用的是什么法宝?如果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本府这里虽然没有天品法宝,但还有几件地品法宝可供任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