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言少哲:我赔偿!

    众人还有心思议论纷纷,身为当事人的周漪心态都崩了。

    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真的只有十三岁吗?

    太勐了。

    别的不说,她的那些学员连秦宵的一半战斗力都没有啊。

    嗡嗡嗡...

    就在这时,虚空之中泛起了波纹。

    一发又一发的魂导炮,几乎不分先后地来到了周漪的身边,那恐怖的威势,让人胆寒。

    “完了,这下彻底的完蛋了。”

    周漪本就苍白的脸色上,最后一抹血色也褪去了。

    童孔之中充满了绝望之色。

    别说她现在已经被重伤了,就算是没受伤的时候,也根本无法抵挡十几枚定装魂导炮的轰击啊。

    她相信,等这十几枚定装魂导炮彻底爆发的时候,就是她陨落之时。

    我,周漪,就要这样结束一生吗?

    她的心里,涌现出了浓浓的不甘心。

    可惜的是,场中唯一能拯救她的人,已经被她用绝对防御控制住了。杜维伦已经指望不上了。

    “帆羽,对不起,是我错了。早知道这样,我真的应该多拿几件魂导器护体的。”

    “若是有下辈子,我一定不会再那么抗拒魂导器了。”

    周漪的心中也泛起了浓浓的后悔。

    身为传统的魂师,她与其他人都一样,那就是看不起魂导师。

    觉得靠外力提升实力的人,实际上都不堪一击。

    所以,在帆羽离开前交给她的众多魂导器中,她只留下了一个八级的绝对防御。其他的魂导器,都被她重新丢给了帆羽。

    并且她还非常不耐烦的说,用这些东西都多余。在史来克城内,谁能伤到自己?

    可是...谁也不知道意外哪天来临,这么快就出现了伤害自己的人。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谁敢在我史来克学院伤人?”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色的光芒从天而降。

    他的速度极快,已经落在了周漪的身前,那声音才传递开来。

    紧接着,十几发定装魂导炮,才在同一时间爆炸。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各种元素能量冲天,一片片金属残片飞溅,犹如利箭一般,带着破空声,飞向四面八方。

    唳!

    忽地,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响彻全场,一头金色凤凰的虚影冲天而起。

    只见,它拍打着翅膀,就有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扫出,瞬间就将魂导炮爆炸造成的魂力压缩在非常小的范围之内。

    片刻之后,所有的魂力波动都消失了,一切都重归于平静。

    光明凤凰从天而降,落在地上,两个人影出现在秦宵的视线中。

    狼狈的周漪就不用说了,他只是瞟了一眼,就将视线落在了周漪身边的那道人影身上。

    视线所及之处,是一个身穿白衣的英俊中年人。

    再结合之前的凤凰武魂,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明凤斗罗言少哲,史来克学院武魂系的院长!

    ‘呵呵,来得倒是巧啊。要是再晚上一个呼吸的时间,周漪那个疯女人就尸骨无存了。’

    秦宵心中冷笑不已,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任何变化,一如既往地平澹,犹如古井无波。

    “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精英弟子果然非同一般,小小年纪,居然能将我们史来克学院的精英教师逼入绝境。我若是再晚来片刻,就要酿成惨祸了。”

    言少哲眼神冰冷地澹澹说道。

    他也是恰巧路过此地,察觉到有强大的魂力波动就赶来了。

    他一到这里,就看到秦宵在打周漪,并且周漪已经陷入劣势,眼看着都有生命危险了。

    于是,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选择出手救下周漪。

    再说了,如今的情况不是很明朗吗?

    周漪再史来克学院的老师中是出了名的严厉。一定是眼前这个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来的交换生忍受不了周漪的管教与周漪起了争执。

    只不过这小子倒是有些过人之处,在魂导器方面的造诣应该极高,周漪猝不及防之下吃了大亏。

    还有杜维伦...

    对了,困住杜维伦的是八级魂导器绝对防御,证明这小子的能力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强啊。

    呃?

    这个史来克学院的院长搞什么飞机啊?

    一出现屁股就歪了?

    秦宵皱起了眉,“你身为史来克学院的院长,不应该张口就来吧?难道不应该好好调查调查吗?”

    言少哲闻言轻蔑一笑,“这还有什么好调查的?”

    说着,他伸手一指杜维伦,“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他总不能是我们史来克的人困住的吧?”

    秦宵笑了,“怎么就不可能?”

    言少哲也笑了,“怎么可能,哈哈哈,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如此拙劣的谎言,你觉得谁能相信?”

    然而。

    笑着笑着,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为什么,周围的人神色都非常怪异?

    难道我错了吗?

    他脸上的笑容陡然收敛,然后看向了周漪,沉声问道:“周老师,还请你跟我说说,那小子的话是真的吗?”

    “院长大人...”周漪的脸上也露出了不自然的神色。

    她的内心十分纠结。

    她真的很想将这脏水泼在秦宵身上。

    但是这不可能啊。

    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纸是包不住火的。

    无奈之下,她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院长大人,实不相瞒。困住杜主任的魂导器是我释放的...”

    “什么?”言少哲闻言,神色陡然一变,心中咯噔一下。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理解错了。

    事实的真相,跟自己猜想的似乎不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言少哲神色阴沉地问。

    他现在心情非常不好,仿佛有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这...”周漪神色尴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总不能说自己想要将秦宵置于死地,对方却爆发出了惊人的反抗力,险些让她翻车吧?

    不对,要不是言少哲在关键时刻出现救了她一条命,她已经翻车了。

    太羞耻了。

    她说不出口。

    “这什么这,你倒是说话啊?”

    周漪越犹豫,言少哲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可是,周漪仍旧吞吞吐吐。“算了,我不问你了。”

    言少哲将视线落在了绝对防御内的杜维伦身上,“你小心一些,我要破开了防御,帮你出来。”

    杜维伦听不到声音,但是他还仍旧能从嘴型上分辨出言少哲说了什么,点了点头之后,立即运转起魂力在身边布下一个个护罩。

    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