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灾难降临

    大通门的城楼上,一面破败不堪的“齐”字大旗屹立不倒,在雷声滚滚的阴晦天际下飘飞,猎猎作响。

    城墙内外,火光冲天,到处都挤满了身着各色甲衣的士兵,他们呐喊、叫骂,在大刀长枪的拼杀中血光四溅。

    城门被冲车撞开了也已经半个时辰了,攻城的叛军如一道洪流奔涌而来,却在城门口撞上了那块坚硬如铁的礁石。

    要么被当场刺杀,要么沿着城门向城内分流,去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

    那块礁石便是吕僧珍,他依旧挥动着长枪城门下搏杀,他浑身浴血,如地狱中逃出的修罗,狰狞可怖,足已让任何直面之敌胆寒。

    但仅凭他一人之力,根本无法扭转此时已显败色的境况。

    叛军人多势众,如山洪铺泄而至,他的区区不足千人的守军在这滔滔洪流面前如同螳臂当车。

    吕僧珍枪术绝伦,他一枪扫倒几个想要拿他人头记功的叛军,回身又是一枪,直接将一名身穿两铛铠的叛军军官刺了个对穿。

    眼角一个人影闪现,吕僧珍眼露杀机,他猛然抽回长枪,正要刺击,却见那人是自己的一名副将。

    “侯爷,挡不住的,城墙上咱们的人已经顶不住了,他们……他们来势太猛了,看样子一早就算好了在咱们这边突破。”

    吕僧珍咬了咬牙,他格挡住对方一枪,扭头道“就是死,大通门也不能丢!可派人向车骑将军求援?”

    “已经去了,就怕车骑将军那边也吃紧了。”

    吕僧珍大笑,“大不了今晚就在此成仁,也算对得起先帝的知遇之恩,到了下面见到老兄弟们,也不致于觉得抬不起头来。”

    “侯爷,还不致如此,外墙守不住,还有内宫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吕僧珍脸色一寒:“本将就没想过后退一步,死也得死在这城墙下!”

    他猛然掷出一枪,那枪身将三名身着重甲的兵士穿了个对穿。

    吕僧珍的勇武让叛军士兵都感到胆寒,一时竟无人敢上前送死。

    他拔出腰间环首刀,大喝道:“黄门侍郎领虎贲中郎将、总知宿卫、平固县侯吕僧珍在此!”

    “他是吕僧珍!”

    “拿到他的首级,可得黄金千两!”

    “杀!”

    “杀啊!”

    吕僧珍眼露凶光,他看看左右,守在他身旁的亲兵不足百人。

    大多数守城士兵分散各处,正在与叛军士兵展开鏖战。

    “要取本侯爷的首级,得看你们到底有没有这本事,弟兄们!把他们赶到城门外面去!”

    双方士兵都发出一阵怒吼,杀红了眼的人无需顾忌生死,更无需用什么金银钱帛去提高士气。

    狭路相逢,杀便是了。

    吕僧珍一马当先,首先杀入敌阵,连续砍翻了三四名叛军,他的那些手下也是发了狂地杀了过去,一时间将叛军压回到了破碎的城门下。

    但更大规模的叛军又蜂拥而至,很快又将他们压了回去,战事异常的焦灼。

    而来回拼杀的人都陷入到了一种不计死活的癫狂,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人少的一方在势均力敌的持久战中崩溃只是迟早的事情。

    战局正酣之际,城头那面“齐”字大旗突然轰然倒下,不知是谁喊道:“快跑啊!城头丢了!”

    这句话的威力无意是毁灭性的,它成了压垮守城将士意志的最后一根稻草。

    军心突然涣散,溃败就在眼前。

    吕僧珍心中狂怒,他抬头四望,真想把那个动摇军心的胆小鬼拉出来就地正法。

    就在这时,眼角余光瞥见一支冷箭向他射来,他想躲闪也已经来不及了,就见那枚羽箭射穿了他披膊上的甲片,扎进了他的右肩。

    由于吃痛,他手中的环首刀一下子掉落到了地上。

    几名离他最近的叛军士兵见状,就要上去割他的人头。

    几名忠勇的亲兵上前挡住了那些想要拿人头报功的叛军士兵,另外几名亲兵将他护在当中,抢到回去。

    “侯爷,没事吧!”一名亲兵问。

    吕僧珍充血的眼睛瞪大如铜铃,一支手紧握箭杆,示意身旁的一名亲兵为他将箭杆斩断。

    亲兵一咬牙,一刀斩断了箭杆,吕僧珍疼得撕心裂肺,恨不得就要疼晕过去。

    “侯爷,这里我们顶着,你就撤到内城墙后面去吧!”军官道。

    吕僧珍骂道:“我要走了,这里还能顶个屁!本将军誓与这城门共存亡!”

    “没有希望了……”那名军官话中带着哭腔。

    “你……你再散布毁我士气的言论,我就杀了你!”吕僧珍怒道。

    周围没人再吱声,除了震天的喊杀声,就只有弥漫在众人心上的低落士气了。

    “我……我大齐不会倒的……不会那么容易就倒的……”吕僧珍喃喃道。

    但他眼中已经显现出了绝望,黑沉沉的乌云反射着地面的火光,城头上那面被战火摧残的“齐”字大旗已然再也见不到了。

    但就在这时,那面大旗突然间又立了起来!

    吕僧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与此同时,就听城门楼两侧同时传来了新的喊杀声,而他的身后似乎也有军队及时赶来了。

    “是谁……谁来了……”

    吕僧珍绝望的眼神中立马有了光,他先前是坐在地上的,此时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侯爷,是援军!车骑将军和诸位将军分兵来帮咱们了!”军官激动道。

    “快,搀本将军起来,让人看到我吕僧珍如此狼狈模样怎么是好,本将军要带着你们把叛军都赶回到城门外去!”

    就听刚刚渐渐沉寂下来的城头上又再次响起了“叮叮当当”的金铁碰撞声。

    增援而至的宿卫军也已经与冲进城内的叛军交上了手,双方的胜负再次变得扑朔迷离。

    不多时,一名手提长柄大刀的将领带着一队人马杀到了城门下,一见吕僧珍负伤,咧着嘴嘿嘿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