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师兄到来

    病房里的尹星河,这几天心一直悬在嗓子眼,他是真害怕郑熠没有赶回来,郑薇就先走了。

    上午,医院的专家刚对郑薇的病情进行了会诊,从她的临床表现和各项诊断结果分析,一致认为她是中毒。

    在毒物未确定之前,没人敢对郑薇进行深入治疗。

    在得知会诊结果后,尹星河就开始回忆,他担心郑薇是在得救之后被人下毒。

    真是如此的话,那就说明朱雀堏内部出了问题,而且是直接影响朱雀堏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尹星河不禁背后冒着阵阵凉气。

    认真回忆一番后,觉得自己人对郑薇下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个结论,使得尹星河暂且舒了一口气,但他心情依然沉重。

    郑薇每况愈下,让人揪心。

    尹星河在豪华却冰冷的病房里心焦地来回踱着步。

    从外面透过来的阳光都不会让他感到一点点的温暖和舒畅。

    如果当今相当成熟的医术都对郑薇毫无办法,那就只能寄希望于法术。

    奈何尹星河在救人之术上极不精通,不能提供任何帮助。

    但是,他的师兄,太清宫的云虚道人医术精湛。

    尹星河已经联系了云虚道人,他也答应来帮忙。

    按路程算,今天他就该到京都了。

    尹星河本是沉稳之人,怎知这次很沉不住气,一脸焦躁不安之色。

    他拿出手机,看着屏幕犹豫再三又放回兜里。

    他很清楚云虚道人生性闲散,做事缓慢,不喜被人催促。

    如果他来之前,人就没了,那只能说那人命该如此,和他这慢吞吞的行事风格没有任何关系。

    尹星河怕逼着急了,师兄一生气不来了。

    纠结的尹星河只能耐着性子等,别提多难受,不时拿出手机看时间。

    他的脸色越来越沉,一种被束缚的无力感萦绕全身。

    就这,还四堏门朱雀堏的堏主,居然显得无能为力。

    尹星河徒增几分自责,烦躁地挠着一头乌黑碎发。

    对云虚道人,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肯出手相助,已经是给足了他这个师弟面子。

    再说,面子也不全是给他的,一半是给郑熠的。

    尹星河终于憋不住了,走到病房门口,猛的拉开房门,对着外面的保镖就要吼。

    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深蓝色的人影。

    在这病号服是主流的住院部,这身蓝色大褂异常醒目。

    正是不急不躁,缓步而来的云虚道人。

    有喜,有恼,有怒的尹星河夺门而出,向那抹蓝色狂奔而去。

    云虚道人发髻高竖,一双有神的深邃双眸透着淡定。一手放于胸前,一手负后,步伐稳健有力,踏地却显轻柔,犹如步在云端。

    “你可来了!”

    尹星河哪里还有跟云虚道人客套的心情,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就带着他往病房方向跑。

    云虚道人瞬间被拉扯,那稳静的姿态顿时消失。

    魂还留在原地,人已经被尹星河带跑。

    要不是云虚道人骨骼健硕,非被扯断不了。

    “赶紧看看,能治不?”

    进入病房,尹星河指着病床上一动不动的郑薇急不可耐地说道,还有着一分命令的意味。

    只是那么一瞬,云虚道人便感到病房内气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