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街上冲突

    “彼岸花大约是一年以前进入京都,因其特殊的香味,广受勾栏瓦舍青睐”,李墨查案,让唐云意莫名的安心。他这个人冰冷,有时候嘴贱,但做事沉稳。“勾栏瓦舍里的女人是否知道彼岸花的浓度到了一定的地步后会产生麻痹的作用不得而知,需要考究。但是混在勾栏瓦舍里的人一定知道。自从业火莲成熟在即的消息放出去之后,大批的江湖高手陆陆续续到过勾栏瓦舍,去过的人都失踪了”

    唐云意非常满意李墨的认真态度,突然朝严肃的李墨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那么多江湖高手进京,你就没有想过要吸几个,提升功力?”

    李墨翻起了白眼,“我想过,但是高手失踪了。当然,我也不是什么人都吸,有洁癖”,这就解释了,围攻业火山庄的时候,天字高手极少,仿佛被一群匪徒给围攻了。那伙人被唐云意轰炸之后,行踪轨迹突然消失了。

    唐云意背着手起身,踱到了外头,“物色的人就在勾栏瓦舍里。裴思玄是你们目前猎杀名单上摆放在第一位的人,没有替代品,要炼成血丹,非要裴思玄的铁铜血不过”,唐云意的话转得突兀,声音落下,人已经消失在门外了,“我出去找线索,你看好裴思玄”,等他觉得可以收网的时候,就可以放出裴思玄了。

    街道两旁店肆林立,大大小小的建筑物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徒添一股浓浓的悲秋之情。

    街道左右一排排下去全是酒肆、茶楼、当铺……宽阔道路的空地上,有着张着伞的小商贩。

    九百生跟在唐云意身后,他心急如焚,唐云意却拿个烧饼啃,一路上漫无目的。他有点不理解唐云意的办案方式。随后自己想通了,唐云意毕竟不是大理寺真正的人,不像大理寺的人,铁面无私,法理不容,永远保持一张不苟言笑的面瘫脸。

    唐云意办案的方式没有固定格式,而是毫无章法。别人主动出击,而他……似乎还在守株待兔。

    “唐云意”

    唐云意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有听见我女人叫他。九百生叹了一口气,提醒他。

    “有位姑娘叫你”,是一些处在少女与成熟之间的姑娘,打扮得非常明艳,嘴角勾起,像两弯小船。

    唐云意从糖人摊上收回视线。他琢磨着许久未见封令月,是不是给她买个小糖人,哄哄她。

    山河郡主已经到了跟前了,带着少女的小脾气,气鼓鼓的盯着唐云意。

    “唐云意,你为何不回头?”

    唐云意反应快,指了指做唐人的小老头道,“郡主,属下听见了。不过为了给郡主做糖人,故而才……”,他虽一门心思全在糖人上,心中预感强烈今日会有人找他,果不其然……每一件事都有始有终。

    “你看什么?”,山河郡主突然扭捏起来。这个丑八怪竟然生出了一副深情的目光。“我告诉你,山鸡哪能配凤凰?”

    山河郡主的脸红得滴血。唐云意的目光穿透的耳垂看过去,有两道身影穿梭在人群里,一道是他的兄弟付离,另一道是……他不认识,付离与他有说有笑,消失在人群里。唐云意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失落感,不是好兄弟?他怎么就跟另一个男人……

    九百生揪着他的衣服,小声提醒,“郡主在,你别一张被人偷了婆娘的模样”

    唐云意回过神,扬起笑容,侧过身让郡主过去,“郡主,你想要什么样的糖人?云意买给你”

    山河郡主忽然间露出绚丽的笑容,像是一个夜明珠,突然被人扯走覆盖的黑布,爆发出炫目璀璨的光芒。

    “我想……要一条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