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祖庭现世

    东神洲,极北之地,万里飘雪。

    一望无际的雪原,终日不见阳光,苍茫又森冷。

    在远方一座巍峨的冰山上,数百位青壮年穿着破烂的毛绒兽皮衣,站在巨型的露天冰洞内,铲雪凿冰。

    “这鬼天气,什么时候是个头?”

    天寒地冻,他们被冻得手脚发僵,面孔青紫,恨不得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不过当留意到队伍后方的灰发少年,都羡慕的咬牙。

    少年身形挺拔,穿着一件单薄的黑色长衫,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透射着坚毅的光泽。

    钧天刚满十六,气质阳刚,不仅无惧寒冷,更天生神力,邻居张姐都说他猛的像头牛,未来肯定能成为修行者。

    “我已经三天没挖出东西了,要是在这样下去,小妹就要饿肚子了。”

    钧天暗暗焦急,他自幼长在北极,生活在附近的小镇上,明白粮食金贵,更别说棉衣棉被这些紧俏货物,等若性命般贵重。

    相传,万古前的这片世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百姓不用为食物发愁,更能天天晒太阳,但一夜间环境恶化,暴雪如海,掩盖了整片大地,化成浩瀚的冰雪国度。

    昔日,纵然是北极的洞天圣地,都永远埋葬在冰川下。而这历年历代的,前来翻找圣地宝藏的探险者数不胜数。

    “天马上就黑了,今天要是再挖不出东西,都他娘的去喝西北风。”

    寒风中有怒骂声传来,队长黄德正在来回巡逻,他穿着紫色貂皮衣,身躯魁梧雄壮,即便相隔甚远,依旧带给钧天沉重的压迫感。

    这方圆万里都是黄家的领地,黄德是黄家的‘起源者’,曾经生活在繁华东域,但因犯了大错,被家族发配这片苦寒之地,干起来监管宝藏挖掘工程的苦差事。

    北极的夜晚很冷,冻死人都是常态。

    这悠悠万载岁月,一些地域依旧沉淀巨量寒气,是人类难以涉足的生命禁区。

    “天竟然快黑了,又白干了一天……”

    钧天叹息,他浑身肌肉酸痛,可当看到玄冰铲上小妹涂抹的俏皮图案,目光顿时坚定无比。

    “接着挖!”

    他咬牙,英俊的脸上满是不屈之色,一头天生的灰色长发披在肩头,身影在漫天风雪中,拼命开凿坚冰。

    “等我赚到足够的钱,买到接受‘起源仪式’的名额,成为起源者,未来就能带着小妹离开北极,否则毕生都是黄家赚钱的工具人,饭都吃不饱!”

    钧天在心里咆哮,北极疆域辽阔,凡人走上十世也到不了尽头,更别说沿途中面临雪原生物的攻击。

    从小钧天就明白,成为‘起源者’就能横渡离开,前往东域生活。

    他不了解东域,但清楚东域地大物博,代代强者辈出,对他而言仿若世外净土般,可望不可即。

    “碰!”

    钧天猛地挥动黑色玄冰铲,凿出一条坚冰裂缝,不过却触碰到了坚硬物。

    “出货了!”钧天内心一喜,迅速刨开这片冰层,弯腰捡起满是冰霜的物件,清理干净后发现是拳头大的九色瓦块,入手沉甸甸的。

    钧天的面皮略微抽搐,他要的是万古前的器物残片,或者是尚未冻裂的秘骨宝书,至于盖房子的瓦块能有什么价值?

    但让他惊奇的是,瓦块上密布繁奥的纹理,观望中眼睛隐隐发黑,有眩晕感,似要躺下来呼呼大睡。

    “天啊,这上面摹刻的难道是传承经文?”

    钧天心脏剧颤,万古前的经文价值连城,要能和覆灭的圣地牵扯上关联更是无价的,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挖出来的。

    “挖出了什么?拿出来我看看!”

    冷漠的话语陡然传来,这让钧天脸上的笑容僵硬住。

    黄德出了名的心黑手辣,以前就私吞过他挖出的残缺器物,言称是保护费。

    碍于实力悬殊,钧天只能隐忍。

    他也很清楚,北极百姓虽然世代生活在宝藏区,但各方强族跑马圈地,凡人等若奴隶,唯独挖出宝藏才能换取到生活用品,否则饿死街头也没人理会。

    私挖?不被诛九族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

    “什么?”

    钧天离谱发现瓦块消失在手中,他内心填满匪夷所思,但当瞧见远处走来的黄德,钧天迅速镇定,脸色淡然解释。

    “德哥,刚才是我看花眼了,就是一团冰疙瘩。”

    黄德扫视面前沉稳站立的灰发少年,嘴角闪出一抹残忍,起源者的洞察力岂能是凡人可以理解,他刚才分明留意到了九色物件!

    钧天的心快要提到嗓子眼了,但他什么都做不了,克制紧张情绪,保持平稳呼吸,站在原地任由黄德搜查。

    随意搜索了几下,黄德将钧天怀里的红围巾拽来,眼神也不留痕迹的扫了眼钧天的肚皮,问道:“围巾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