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108章

    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肃柔挑了一个咬上一口,远处花船上又传来凄凉的吟唱:“花满市,月侵衣,少年□□老来悲……”

    忽然哗啦一声响,像是有大物件落进了水里,因相距不太远,听得清清楚楚。

    然后便有人喊起来:“落水了……宋娘落水了……宋娘……”可是后头的呼救戛然而止,再细听,竟像风过无痕一样,隐匿进了苍茫的夜色里。

    肃柔站起身,隐约还能听见水面上扑腾的声响,她吃了一惊,“快让人看看,是不是有人落水了。”

    边上的婆子慌忙跑下去传令,甲板上的人都探身朝下张望。十五的月色,照出江面上粼粼的水波,有个黑影载浮载沉着,从起先的奋力挣扎,到逐渐力弱,眼看着就要沉下去了。好在营救的长行从身后扣住了她的脖子,几经周折,将人拖上了福船。

    大家忙过去看,落水的人已经力竭,躺在甲板上奄奄一息。大夫上前查验,还好,不过是呛了几口水,只要缓一缓就会好起来的。

    就着灯火打量,这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子,眉眼工细,生得很有几分姿色。经过一番挣命,交领敞开了,露出了里头桃色的诃子。肃柔便吩咐一旁的婆子,想办法把人搀进舱里去,给她换一身衣裳,再熬碗驱寒的姜汤。

    婆子们领命去办了,雀蓝道:“不知是个什么来历,别不是逃出来的船妓吧!”自己编出个首尾,叼着手指惊恐地说,“难道是哪家走丢的姑娘,被掳上了花船?老鸨逼她迎客,她不从,就舍命跳水以保清白。花船上不敢声张,所以宁愿淹死她,也不救人,是不是这样?”

    肃柔嗤笑,“你是银字儿听多了,胡乱揣测什么!等过会儿人清醒了,自然会带到跟前来回话的。”

    果真不多会儿就见杨妈妈领了人进来,边往里头引,边通传着:“娘子,落水的小娘子来向您道谢了。”

    肃柔放下手里的书,转头看过去,那女子受了惊吓,脸色白惨惨地,很有一股柔弱的味道。抚膝到了面前,不由分说便跪下去,痛哭道:“多谢娘子救命之恩,要不是娘子的船在附近,我今日就把性命交代了。明日江面上不过多出一具浮尸罢了,哪里有人在乎。”

    她边说,边把头磕得砰砰作响,肃柔忙让左右把人搀起来,安抚道:“不过举手之劳,总不能看着一条人命毁在眼前。你刚才受惊了,且坐下说话吧,到底出了什么事,是失足落水,还是……”

    那女子又褔了福,方道谢坐下,掖着泪道:“不是失足落水,是我负气跳下去的。”说着眼里涌出大滴的泪来,卷起袖子让众人看,那纤细白净的胳膊上竟没有一块好肉,青的一片,紫的一片,旧痕未褪,新伤又现,简直触目惊心。

    杨妈妈在边上凑嘴,“先前换衣裳,我也瞧见了,背上、腿上都有淤青,也不知是什么人,能下这样的狠手。”

    肃柔看得皱眉,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哽咽道:“娘子,奴姓宋,叫福福,是解州商户高参的妾室。我家郎主常年在解州和河中府做买卖,阖家便跟着商船往来,在水上安家。奴以前,是在勾栏卖艺的,郎主将我赎身之后,我家女君就容不下我,每日非打即骂。因郎主常出去谈生意,并不一直在船上,且女君娘家势大,郎主也有些怵她,每次回来看见我这惨样,只是一味让我忍耐。这回女君趁着郎主外出,又来寻衅,支使那些婆子,要把我绑在船舷上。我慌不择路,无处可躲,反正活着也是受罪,不如死了干净,所以一气之下就跳河了。”

    雀蓝恍然大悟,“难怪那边船上任你自生自灭,没人下来救你。”

    福福说是,苦笑了下道:“女君整日盼着我死呢,这回是我自己跳下船的,她们自然不会救我。要不是郎主悄悄把我放了良,我怕是早就被她卖了,如今她不能处置我,只好日日折磨我,我又无处可去,就被她……”一面托了托双臂,“糟践成了这样。”

    众人都有些唏嘘,世上的女子,大多很艰难,生在好门户的又有多少呢。穷苦人家为了生计卖儿卖女,好好的女孩进了勾栏,结果无非是如此。

    肃柔道:“你这一身的伤,是现成的证据,你可要报官?明日我让人送你去衙门。”

    可她又迟疑了,垂首想了想,缓缓摇头,“这是内宅私事,主母管教妾室无可厚非,这里的衙门根本不管那些。现在我大难不死,逃出来了,我料高家也不会再找我了。我能拾着一条命,已经是我的造化,往后不回去就是了,并不想与高夫人对簿公堂。”

    也是,闹下去无非继续伤神,肃柔颔首,“若是能咽下这口气,待事情平息过后重新过自己的日子,也不错。”复看了看外面天色,和声道,“时候不早了,让她们带你下去歇息,你且想一想往后怎么安排自己。我们的船在码头上停靠一夜,明日就要继续上路的,你看可要在这里下船,或是觉得这里不便,再载你一程,到下个码头也可以。”

    福福说是,欠身道:“多谢娘子周全。”

    杨妈妈将人带出了舱房,往后面的小阁子去了,雀蓝看着那背影长吁短叹:“也是个没钢火的,要是换了我,非把那主母的脑袋打开瓢不可。”

    肃柔笑了笑,“各人的性子不同,若是她烈性,也不会弄得自己一身伤了。”

    雀蓝啧啧摇头,“那男人也是个不中用的,既然怕嫡妻,还纳什么妾!连人都护不住,天天看她身上花花绿绿的,好看来着?”

    所以世上真有那样的男人,买人很简单,一拍脑袋决定了,带回来后又无法安顿,自知理亏,只好交给正室发落。然后三天一吵五天一闹,正室面前理屈词穷,转而和小妾抱头痛哭,还自觉伤情唯美,仿佛苦命鸳鸯。

    总之人各有命,遇人不淑也是劫数,自己不过是顺便相帮,中途的一点小际遇,不能改变行程的安排。

    第二日吃完早饭,正漱口净手的时候,外面通传说宋娘子来了。人到了面前,肃柔抬眼看,见她今天气色好了许多,款款地福下去,给她见礼请安。

    肃柔还是一副温和模样,问她早饭用过了没有,今日有什么打算。

    不想那宋福福跪下来,扣着甲板的缝儿说:“奴感激娘子救命之恩,愿意从此侍奉娘子。奴自小被卖到勾栏,早就无父无母,没有归处了,求娘子慈悲,收留奴吧!奴有一双手,会做菜调香,奴还会歌舞,可给娘子助兴消遣……”说着仰起脸,悲戚地望向上首,哭道,“娘子菩萨心肠,是老天派来搭救奴的。奴昨夜一宿没睡,总在想自己的后路,越想心里越怕,唯恐高夫人不是不知道奴还活着,只是碍于救奴的是官船,暂且不敢冒犯。若是奴一个人下了船,怕是走不上两里地,就会被她们抓回去的。到时候不知会怎么凌□□,奴无依无靠的,早晚还是个死。”

    她哭得情真意切,两只眼睛都肿起来,看模样确实可怜。

    左右侍立的人都望向肃柔,等她一个决断,本以为她心善,不忍看着救回来的人重又落进深渊里,谁知竟猜错了。

    肃柔脸上淡淡的,忖了忖道:“这样吧,你随我们的船走,等到了同州再下船,便没有人能追上你了。我们现在是走水路,过几日要赶陆路,带上你不方便,且路远迢迢,也不能让你跟着受苦。”

    她一听,忙道:“娘子,我原就是苦出身,不怕吃苦。只要娘子收留我,我做牛做马都会报答娘子的,求求娘子,好人做到底吧。”

    然而这话一出,反倒让肃柔蹙了眉。

    世上最可怕的两句话,一是恩重如山以身相许,二就是好人做到底。出于一时侠义救了人命,身上便无形地背了责任,仿佛不妥善安排好一切,就对不起那个被救者一样。

    何以如此呢,道过了谢各奔东西就行了,最后偏要加上一句“好人做到底”,倒让人疑惑起来,这好人是做得对,还是不对了。

    宋福福殷殷望着她,肃柔最后还是摇头,“我跟前的人够使,用不着再添置人手。况且萍水相逢,我身边不留不知根底的人。”一面吩咐杨妈妈,“和掌舵的说一声,离这里远些,找个渡口就让宋娘子上岸吧。替我预备二十两银子赠与宋娘子,回头作安顿的用度。”

    杨妈妈道是,向宋福福比了比手,“宋娘子跟我来吧,有钱傍身就不怕了,上岸之后可以赁个屋子暂且住下,再图后计。”

    她还是很愁苦的模样,见座上的人不松口,只好擦着眼泪去了。

    福船照旧前行,从晨光驶进暮色里。终于行至一处渡口,靠了码头,杨妈妈将银子塞进她怀里,叮嘱她万事小心,然后把人放下了船。

    福船重新启航,那身影还在渡口站着,福身目送他们。雀蓝都有些同情她了,叹着气道:“我看她怪可怜的,一个人无亲无故的,往后不知怎么谋生。”

    肃柔不过一笑,转身回舱了,众人挪进去,才听杨妈妈道:“娘子不愿意收留她,自有娘子的道理,她来路不明,带在身边大有不便,要是后头又牵扯出什么官司来,难道还让咱们娘子与那商户去对质吗。况且她未必不是看出娘子身份不一般,才极力想留下伺候的,这么大的福船,平日哪里得见,只要娘子一动恻隐之心,她就有着落了。”

    其实家大业大,多个人多双筷子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怕就怕日后粘缠。杨妈妈说完,见雀蓝还迷糊着,愈发说得透彻了,笑道:“姑娘年轻,心思单纯,那宋娘子是与人做过妾的,同你可不一样。将来带在身边进了陇右,咱们不知她的为人,万一生出什么非分之想来,岂不自找麻烦吗。况且看她形容儿,我见犹怜,不像个做粗活受使唤的样子,回头女使不像女使,仆妇不像仆妇,今日说好人做到底收留则个,明日又说好人做到底,收房侍奉郎主……不答应又弄出一身伤来,逢人便给看,那可怎么得了!行善事须得有底线,引狼入室常从一时心软上来。娘子救她一命,又给了二十两银子,已经仁至义尽了,也没个帮了一回,安排一辈子的说法。”

    雀蓝这才回过味来,“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肃柔又挑了个杏子在手里盘弄,曼声道:“她不上公堂,没法和高家斩断关系,究竟是良籍还是奴籍,说不清楚。万一将来高家寻人,寻到门上来,到时候难听的话一箩筐,会坏了官人的名声。”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糟糕的情况未必真的会发生,但若发生了,就是一桩麻烦事,又何必去担这个风险。

    这算是旅途中一场意外的邂逅,来得快,处置得也快。五日之后抵达河中府,从这里起,就要开始走陆路,想是赫连颂事先有安排,才刚抵达,码头上就已经有车马在等候了。

    果真走陆路比水路艰苦,每到一处须得找驿站投宿,有时走得不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只好在荒郊野外安营扎寨。虽说不便,也辛苦,但知道距离西宁州越来越近,心里倒愈发踏实了。

    一路上也向人打探沿途可有战事,穿过原州,前面驻扎着镇戎军,那里风平浪静并未有兵马调动的消息,看来熙河路一带至少是太平的。

    终于到达湟州了,再往前就是廓州,积石军驻地尽在咫尺,肃柔打发长行往营地跑了一趟,带回一个消息来,说十日之前左都尉率领的叛军已经被镇压,左都尉等反贼已被诛杀,陇右大军大获全胜,已经撤守都护府了。

    肃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这就好,我这几日一直担惊受怕,现在听说平定了,总算可以放心了。”

    问问随行的护卫,还有多久能抵达西宁州,护卫算了算,说还有里,大约要花上三五日。

    三日还是五日,出入有些大,肃柔急于抵达,就算辛苦些也不要紧。于是几乎是五更启程,天黑才歇下,那日驻扎在城外一片广袤的草地上,这里升起了篝火,不远处是龟兹人搭建的临时瓦子,城内的富户官员出城消遣,远远能听见胡旋舞的伴乐,欢快激荡地传到这里来。

    赫连颂留下的护卫都是陇右出身,到了这里如鱼得水,过去和龟兹人周转了肉和菜,烤好之后放在托盘里送过来。

    虽说风餐露宿,但用饭时候的排场不能含糊,须得铺好毡子,再盖上厚绫。嬷嬷往面前的盘子里撒上佐料,这里西域商队往返,外邦的胡椒、孜然等品类比中原繁多。不过大约因为天热,也不像先前那么好胃口了,肃柔吃了两根菜就积了食,面前的肉也好,果子也好,都是看得见吃不下。

    雀蓝说:“这不成,娘子昨日也没吃什么,可是疰夏了啊,叫平大夫来瞧瞧吧。”

    肃柔说不必,“没什么要紧,想是累了,等到了白象城就好了。”

    可通常是人越累,越要好生吃东西才是。杨妈妈道:“还是传大夫来把个平安脉吧,若是疰夏,好歹开两剂药调理调理。否则到了西宁州,娘子清瘦了,我们这些人不好向郎主交代啊。”

    肃柔拗不过,便应下了,不一会儿随行的大夫就被传到跟前,先观察气色,又从怀里掏出个脉枕来,请王妃将腕子搭在上面。

    旷野上虫蟊鸣叫,伴着胡女的歌声,平大夫在一片抑扬顿挫里,隔着手绢搭上了那细细的手腕。

    肃柔没办法,只好按着大家的主意,好生将养自己。车队慢悠悠地走,距离白象城还有四五十里,她连着睡了好几日,日夜颠倒着,人都要糊涂了。

    他就是这样,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爱意,肃柔听得发笑,可也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

    他却并不在意,龇牙道:“没洗好啊,没洗才是原汁原味。”

    这一日,也不知到了哪里,刚喝过水又躺下,走了一程发现马车停下了。起先倒没有在意,后来听见隐约的人声,便睁开惺忪的眼,撑起身子打算朝外看一看。

    他告诉她这阵子的经历,怎么加急赶回,怎么上阵杀敌,“我拿住了当初追杀我的人,确认幕后指使者,就是那两位叔父。趁着这次清剿,我也算亲手为岳父大人报了仇,当时混战,他们越过边境逃到了西夏属地,被西夏军围堵在盖朱城外,得知我们是为清理门户,西夏军便没有插手。我们将叛军斩杀在阵前,那两位叔父的尸首挑在旗杆上带了回来,扔还给他们的家人了。爹爹已经传令下去,日后他们两支的男丁不得参军,如此至少可保陇右二十年的太平。你也不必担惊受怕,怕我再披甲征战了,咱们就安安心心过日子,带好孩子,共享富贵吧。”

    可肃柔知道,这样的表态是对她最大的承诺,他自己将丑话说在前头,比日后媳妇向公婆抗争强。

    是啊,若是个儿子,带回去势必会被扣下,为人父母的,哪里舍得就此和孩子分开。

    赫连颂敲了敲车围子,示意继续上路,到了娘子身边再没有骑马的必要了,宁愿窝在车里,两个人盖着一张薄衾说话。

    肃柔笑他傻,拉过他的手盖在自己的肚子上,“就是这里啊,这里来了个人……两个月了。”

    他笑着把脸抵在她的脖颈上,深深吸了口气,“娘子的汗都是香的。”